新聞動態

行業新聞

IPO欺詐疑云下:樂視網與孫宏斌的“萬圣劫”
    瀏覽次數:

10月31日,賈躍亭微博發文慶祝萬圣節。當天另一條與他相關的重磅新聞是,多名前證監會發審委委員被警方采取強制措施,部分委員被指包庇了樂視網(300104.SZ)IPO審批時的涉嫌財務造假行為。

警方尚未發布對上述前發審委成員的偵查結論,亦未發布是否對樂視網涉嫌財務造假立案偵查。

賈躍亭是樂視網創始人和第一大股東,是公司IPO時的最核心責任人,但他在2017年7月卸任樂視網董事長、董事,長期滯留海外。此后,樂視網第二大股東孫宏斌接任董事長。

但他沒能料到,以白衣騎士、袍澤兄弟之名馳援樂視,卻落得一個燙手山芋。

此時的孫宏斌,也許已經預料到什么——管理委員會的最大功能,便是繞過董事會民主決策,行使公司經營管理和“?;芾懟鋇淖罡呷ㄏ?。

接下來的問題是,他該怎么辦?


退市陰影襲來


孫是個感性的人。9月1日的融創香港業績會,他當著公司高管、投資者、記者的面,眼眶濕潤、聲音哽咽:“我一直對自己說,這輩子沒什么遺憾了。現在要彌補的遺憾是,一定把樂視做好?!?/span>

10月30日,騰訊《棱鏡》從多方消息證實,數名前證監會發審委委員被警方采取強制措施,部分委員被指包庇了樂視網(300104.SZ)IPO審批時的涉嫌財務造假行為。

早在2016年11月,證監會投資者?;ぞ衷殖だ盍勘惶崞鴯呤?,檢察院起訴書就顯示,李量利用擔任證監會發行監管部發行審核一處處長、創業板發行監管部副主任等職務上的便利,為樂視網等9家公司申請公開發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幫助,共計接受賄賂693.6億元。

兩位證券業律師對騰訊《棱鏡》分析,當下不是一個下結論的時候,畢竟官方尚未發布對那些前發審委委員的調查結論,樂視網是否被立案調查,依舊是未知數。

2016年7月,證監會發出“最重罰單”,因為IPO欺詐的創業板上市公司欣泰電氣,成為A股史上首家退市的公司。

截至發稿,樂視網尚未對媒體報道作出公告回應。

梁軍的辭職與“解脫”


這位前聯想高管于2012年1月加盟樂視網,與樂視網的IPO業務并無瓜葛。一直以來,賈躍亭對其評價頗高,稱“他是樂視生態培養出來的最優秀的互聯網生態型的人才之一”。

“樂視電視被孫宏斌寄予厚望,希望借其銷售給樂視網造血,電視大屏還是孫宏斌推動樂視網商業模式向內容IP運營的關鍵渠道?!崩質又灤亂晃荒誆咳聳克?。

2017年的“919超級電視日”是梁軍力推的樂視電視促銷活動。9月19日前后一周,樂視電視的周線上銷量未能進入行業前10名,排名甚至在暴風之下。



樂視網內部人士表示,梁軍曾被孫宏斌視為最能夠扭轉樂視網局面的高管。但是,投資人希望在短期內看到效果,而職業經理人希望能夠更穩健,對于處于低谷的樂視網來說,兩者之間始終存在矛盾。



就在梁軍辭職同時,樂視網一個兼具CEO和董事會雙重功能的權力組織——新樂視管理委員會出現了。

管委會主席系張昭(樂視網董事、COO、樂視影業總裁),副主席系劉淑青。張昭是樂視網經營管理以及?;芾淼淖罡吒涸鶉?,劉淑青系孫宏斌嫡系,張志偉、袁斌均系孫宏斌一手提拔的樂視網現任高層。

依據《公司法》和《樂視網公司章程》的規定,董事會是樂視網股東大會授權下的唯一權力執行機構。簡言之,董事會才是執行公司經營計劃、投資計劃等事項的唯一權力中心。


孫宏斌此前就掌握著樂視網董事會的過半表決權。不過,劉弘這位賈躍亭的創業伙伴,目前還是樂視網副董事長、董事,其他獨立董事同樣對孫起到掣肘作用。

自2017年1月投資樂視以來,孫宏斌或主動或被動的,不斷加大對樂視網的控制:從“我不要樂視控制權”到取代賈躍亭執掌樂視網,從“為保證投資安全”到“這輩子一定要把樂視搞好”。

然而,再多厲行控制的手段,最終都要服務于拯救樂視網這個目標。